柳清缘

狗崽 双龙 all佐 all黑 吹爆林林 沉迷四个野男人♡

李总的前女友

番外三 七夕

迟到的七夕贺文
r18预警!!!!



ok我放弃外链 链接见评论

李泽言的前女友

番外二 同居

“泽言,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顾青青打电话时正在打包行李,没带太多东西,想着就算是不够再去置办就是了,打通电话后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抬高一边肩膀,夹着手机,翻看手里的笔记本。
“嗯,你收拾好了?”
“差不多了,等一下你过来吧,我在楼下等你。”
“不用了,你在楼上等我就好,我帮你把行李搬下来。”
顾青青闻言一笑,男人这是在体贴她吗?看着手指不断抚摸的“想念”二字,心下竟觉几分不安:
“没事,没多少东西的。”
“那也不行,”男人皱了皱好看的眉,带着几分故作的严肃道:
“现在我是你男人,哪有让你自己拎东西下来的道理?总之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到,乖。”
“...嗯。”
顾青青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把那本纸张已经泛黄的笔记放进行李箱,再装了瓶瓶罐罐,也就算是收拾好了。
李泽言的动作果然快的令人称奇,不过十五分钟,男人就敲响了她家的门。看着男人一手提着行李,一手还不忘牵着自己的模样,顾青青莞尔一笑:
她盼了好久的日子,总算是来了。
沿途街景不断变换,可这条路却不像是去男人家的路,顾青青有些疑惑:
“这是要去哪?”
“去买东西。”
女人倒也没再问,想着等下到了地方再叫男人说明白就是了,眼下他还在开车,缠着不放也太令人苦恼,索性闭上了眼,偏过头养神去了。
下了车,男人便拉着她去选购了些日用品,小到碗筷,大到床单都要问过她的意见:
“青青,这个颜色怎么样,你喜欢吗?”
“我觉得可以啊,不过你买这个颜色会不会太女气?”
李泽言揽过女人纤细的腰肢,下巴抵在她的肩上:
“说什么傻话,你喜欢不就好了吗?”
顾青青不言,只是浅浅的笑着。不过当男人一脸认真的拿起了两只明显是情侣款的马克杯时,顾青青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你买这么多杯子做什么?”
“我觉得我们两个...应该有些情侣款的小物件吧?”
男人平时冷漠的脸上,此时竟生出一丝丝委屈的意思,一双眼睛竟有些失落的看着她:
“你不喜欢?”
我真是...服了你了。
顾青青叹了口气,指着旁边款式更加简洁的杯子说:
“我只是觉得你手里那一对实在是不太符合你的形象,要是想买情侣款,我们用那边的就好啦。”
“好。”
两人相视一笑,似乎连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温暖起来。或许是二人之间的气氛太过美好,或许是两人的模样太过出挑,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诶你看,小两口真甜蜜啊”
“是啊是啊,两个人颜值都好高诶”
“真好,我也想要那么帅的男朋友”
“喂喂喂,你是嫌弃我吗”
顾青青闻言戳了戳男人的胸口,一双眸子笑意盈盈的看着李泽言:
“李总魅力不减呀,我在你旁边都有小姑娘心悦你呢。”
李泽言看着顾青青脸上的几分调侃,开口笑到:
“吃醋了?”
女人挑了挑眉,轻哼一声:
“我这么优秀李总要是还能移情别恋,那我就不得不带你去医院瞧一瞧了。”
语罢,笑意更浓。
两人买了整整两大包的东西,好不容易搬了回去,也是累的够呛,李泽言还好,没显出疲惫之色,顾青青身子本就弱,这一折腾下来,就只剩下瘫在沙发上的力气了,却还是挣扎着起来整理物品,男人见她满面倦色,将她一把拉入怀里:
“睡一会儿吧,等会儿再收拾就是了。”
顾青青也不再折腾,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就闭上了眼,迷迷糊糊中呢喃着:
“泽言...我现在...很幸福”
男人轻轻吻上她的额头:
“我也是。”

————————————————



最近一群升学宴,每天都在来回奔波😂
记得给我评论哦(⁄ ⁄•⁄ω⁄•⁄ ⁄)

李总的前女友

番外一 正牌女友

整个华锐最近都处在猜测当中,漩涡的中心自然是年轻有为的华锐李总李泽言,所有员工都十分热衷于在私下谈论他们老板的八卦,只有李泽言身边的魏谦还依旧保持着冷静。没错,整个华锐都传着他们的李总有了女朋友,不过除了魏谦与李总本人,谁也不知道那姑娘姓甚名谁:
有说是没事常来串门的小模特的
有说是没事总摔跤的小公司老板的
更有甚者说对方是个李总素未谋面的姑娘,只是为了留住合作方李总才与其交往的。不过这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在顾青青踏着十厘米的漆皮高跟鞋款款而来时,骤然停止
——就是她吧
刚刚准备接待顾青青的前台小姐姐如是想到,不过只一瞬,便将这个荒诞的想法从脑海中删去了。
顾青青仍是那头偏分的大波浪,不束起来,就自然的散在肩上。妆容精致,朱红的唇,黑色风衣下套着最简单的白衬衫与一字裙,却仍是显出了女人玲珑有致的身形与惹人眼红的长腿;锁骨处系着的酒红蝴蝶结花色分外眼熟,仔细想想似乎与李总今天早上领带的款式一模一样!
前台的小姑娘虽然心里惊讶的很,面上却不显,只是问道:
“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要找李泽言。”
小姑娘愣了愣,随即温和解释到:
“抱歉小姐,见李总是要预约的,要不您把姓名留一下,我们联系一下李总?”
顾青青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把手上拎着的纸袋放在桌上,说了一声:
“那就把这个给他吧”转身就走,小姑娘心想这要万一是李总的女朋友可不就把李总得罪了吗?赶忙跟人说:
“小姐!我现在给特助打电话问一下!您稍等可以吗?”
顾青青心想反正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等等就是了,便点了点头,示意她去做。小姑娘通了电话才想起问女人姓名,顾青青答到:
“我姓顾。”
不到五分钟,就见魏谦匆匆忙忙赶下来,先给她致了歉,才转身对前台的小姑娘说:
“以后这位顾小姐来,直接让她上去就是了。”小姑娘也连连道是,顾青青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未在意,就提着纸袋跟着他上了楼。
李泽言万万没想到顾青青会来这里,见到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竟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手足无措,只好先把碍事的助理赶了出去,魏谦也只好无奈走开。
“你怎么来了?今天挺冷的,怎么就穿这么少?”
男人接过女人手里提着的东西,顺带牵住了女人的手,触感一片冰凉,不禁皱了皱眉:
“你看你冻的,多大人了不会照顾自己?”
顾青青只道是自己体寒,与外面温度没多大关系,李泽言闻言就十分自然的把人圈在怀里坐下,反正四下没人,女人也乐得多一个人肉座驾,舒舒服服的找个位置窝下了:
“还说我不会照顾自己,你看看你那黑眼圈,赶上熊猫了,”说着,顾青青似乎想起了早上男人在自己身边耍赖讨吻的无赖模样,险些笑出了声:
“晚上应酬完回家睡觉多好,非得绕远道去我那里,怎么,在我身边睡得难道更踏实?”
“怀里没有你,我怎么能睡得踏实呢?”
“那你以前难不成都不睡觉吗?”
“以前都白睡了。”
看着李泽言理直气壮的样子,顾青青哭笑不得,最后才想起来自己拿来的东西:
“你早上没吃饭就走了,我就把早饭给你送来了。”
“你又不是没事做,太麻烦你了。”
“随手做了点好带的而已,不麻烦,反正我那最近没什么事。我再去给你冲杯咖啡吧?”
“不用了,让魏谦去。”
说罢,男人便让可怜的特助先生继续当牛做马去了。顾青青偷偷在心里替可怜的小特助默哀了几秒,随后便把三明治拿了出来。
涂上黄油烤制的面包仍留着那股香甜的气味,培根微焦,经腌制的鸡胸肉煎的两面金黄,薄薄的番茄片与生菜中和了油腻的口感,加上切开后缓缓流出蛋黄的煎蛋,佐以磨碎的黑胡椒与沙拉酱,倒是给空荡荡的胃带来无比的满足感,连心情都变得愉悦。
不知男人是饿狠了还是美人当前秀色可餐,本不应该吃完的量竟一点没剩,顾青青暗自记下了这一餐,想着以后倒是可以给男人多做几回。
“吃好了?那我回去了,那边到底也不能放着不管。”
说罢,顾青青也收拾完了桌面,打算离开。男人看了看女人胸前与自己领带一同购入的丝带,满意的笑了笑:
“青青,你搬过来跟我住吧?”
“你怎么不说你过来跟我住?”顾青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反问到。
“那也行,不过我这里不是离我们俩公司都近一些吗,如果你想让我搬过去,那我明天就...”
“不用了,我去你那就是了。”
“那你收拾收拾,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我就去接你。”
“好。”
替男人整理了下领带,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不过,自此之后,华锐上下就都知道这位李总的正牌女友究竟姓甚名谁了。
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

答应你们的番外来啦!
无视时间线我还能写一年!!!!
大概吧x
求评论♡谢谢你们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25

“顾青青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好久!电话也不接你想干什么!”
等到李泽言把顾青青带到周棋洛和悠然面前的时候,太阳早已升起。半夜独自离去,与她同屋的悠然惊慌失措,哭了一晚,周棋洛哪里还有半分人前阳光优雅的模样,两眼熬的通红,满面憔悴,可见急得不行。
这不,人一回来,男孩就把着女人瘦弱的肩,与她四目相对,严肃的表达自己的愤怒。顾青青闻言不禁心软,由着男孩抱住自己:
“阿青...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她伸手揉了揉男孩乱蓬蓬的金发,轻声说到:
“谢谢你们,我没事。”
悠然看了看李泽言,不禁怒视着他:
当时李泽言把顾青青带走,她思来想去还是有些担心,偷偷去找他们,谁知道当她看到李泽言时,顾青青已经不见了,便心知这是让男人给气走的,赶紧去唤周棋洛,让他想想办法。
害他们担心了这么久的始作俑者不就是这个老男人吗!于是开口到:
“青青你别担心,我替你收拾他!”
李泽言闻言挑了挑眉,女孩气冲冲的发言并没有惹怒他,反而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仍带着几分愉悦:
“哦?你想收拾谁?”说着,眼神瞥向那边依然赖在女人怀里不走的周棋洛:
“周棋洛,松手!”
顾青青看着男人突然变得阴沉的脸有些忍俊不禁,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背,笑到:
“好啦洛洛,你先松手吧,不然我怕某个老男人醋坛子都要打翻了。”顺带用着那对明媚的眸子含着笑意看了男人一眼。
周棋洛这才松开了手,想了想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臭着脸的李泽言和笑意盈盈的顾青青:
“....你们两个!!?”
悠然疑惑地看着周棋洛:
“怎么了?”
顾青青只点了点头,倒是刚刚还冷着脸的李泽言,此时神色却柔和下来,唇边带了一抹浅浅的笑,伸出手与女人那只白皙的手十指相扣:
“我们在一起了。”
男人眼里那抹眷恋毫不掩饰,顾青青倒也没感到有多羞涩,仿佛早已习惯一样迎上男人灼热的目光,旋即莞尔一笑:
“洛洛,你知道的,我有个前男友,”说话之时,眼神还瞟了瞟悠然的方向,感受到男人紧了紧握着的手,心知这是紧张了:
“估计你也猜到了,他就是李泽言,不过,念在他认错态度良好,准备重新做人,我就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周棋洛像是早就知道,只是点了点头,思索了一番,随即笑到:
“也好,省的阿青你折磨自己。”
不过当男孩说完,看到顾青青欲言又止的模样,与李泽言深邃的眼神,他就明白,自己怕是说错话了,想了想补充到:
“总之你们两个和好就万事大吉了!...我先走了哈哈哈...”说着,便拉着悠然收拾东西去了,走前还留给了顾青青一个“爱莫能助”的遗憾眼神。
顾青青在心里对周棋洛这种卖队友的行为表示不齿,然后就对上了男人探究的目光:
“说吧,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照顾”二字可谓咬牙切齿,其实不用女人解释他都能想象的到,就凭女人现在这气一气就有些站不稳的身子,他都仿佛能看到女人折磨自己的样子,想来也是因为自己:
“算了,以后我照顾你就是了”
“那就谢谢你啦,李先生。”
女人冲他笑着,嘴角的弧度不甚明显,却连眸子里都带着笑意
——一如从前
“余生,还请你指教”

———————END——————

完结撒花!!!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
剩下的一些细节啊甜饼啊均会以番外形式放出
想了解的细节可以评论给我
我会尽量补全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感谢这个假期有你们陪伴♡
最后求评论!!!!
评!!!!!!论!!!!!!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24

顾青青出门拦了辆车,下意识报了个地址,想了想又换成了另一个。看着沿途的灯火通明,她不禁想着,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着去那个地方平复心情呢?
那个地方,就是她下意识报出的地址
——他们初遇的巷口
但是,既然已经决定放下男人,还回去做什么?不过徒增伤感罢了。
李泽言这期间不停的在给女人打着电话,无一例外在响铃不足五声时就被挂断,最后似乎干脆把他拉进了黑名单,明摆着不想理他。男人急的不行,一边思考女人究竟去了哪里,一边后悔着自己沉不住气。自己太过心急,亦太过霸道,从未想过顾青青是否愿意,是否委屈,仗着她对自己的爱意肆意妄为。他总认为女人是自己心尖儿上的人,认为自己足够爱她,可是仔细想想,自己除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她让步,还做过什么?
每次都是板着脸接受她的温柔,渐渐的,这种付出已经成了理所当然。
男人终于明白,顾青青在这段感情中究竟有多煎熬,多辛苦,可惜过去的已经过去,注定无法修改,但他们还有后来。
李泽言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但仔细一瞧,这地方不正是他们初遇的那条巷子吗。说起来,这地方还真是有着各种回忆啊。就在这里,他遇见了当年还稚嫩的女孩,但也是在这里,他亲口与他的女孩说了再见。
穿过小巷,后面竟是公园,参天树木的枝条上系着许多红笺,微风袭来,红笺同着树叶轻轻飘动,似是无数的人儿祈祷时的呢喃。男人走上前去,好像看到了熟悉的字迹,便随手翻开来:
——感谢上苍,能让我遇见你
是她!这是顾青青还是学生时稍有些稚嫩的字迹,看起来,这像是刚刚在一起时,她一个人来系下的信笺。男人眼中化开了浅浅的柔情,想了想,便继续去寻女人曾经留下的痕迹。
——希望我能常与你相伴,哪怕只多上一天
——我不知道你是否依然喜欢我,但只要我还爱着你,我就不会离开
——祝你幸福
翻开最后一张信笺,男人已红了眼眶。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当年的女孩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度日?她可能因为自己的冷落而哭泣,可能因为自己对寻找悠然的执着而不满,可能因为自己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感到失落,可是每当她出现在自己面前,女孩总是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自己,悲伤、敏感、难过,均是她自己一个人来背负,只字不提。
李泽言就站在树下,痴痴的看着面前飘动的红笺,不知是陷入了回忆,还是等着未来之人。
天渐渐亮了,他已站在这里一夜,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顾青青站在公园门口时,看见的就是有些憔悴的男人,和他手上紧握的信笺。
“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
男人的嗓音还是有些嘶哑,熬的通红的眼睛似乎印证了他亦未眠。顾青青见他手里信笺上的字迹十分眼熟,先是有些慌乱,随后又松了一口气:
“你都看见了。”
“嗯。”
“就因为这些,你就一直在这里等我?”
女人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他怎么会是在等自己呢,就算是,这个男人又怎么会承认呢。
“是。”
他竟然...承认了?或许,他真的与从前不同了吧。
“你就不怕我一辈子也不来这?”
“不怕,”说着,男人露出了少见的柔和笑容:
“大不了,我就等一辈子。”
李泽言将愣住的顾青青揽到怀里,抵着她的颈窝,用他特有的低沉嗓音轻声说着,或许是呢喃着:
“以前...你等我等得太辛苦了,我舍不得。”
女人眼眶微红,却没料到男人还有下一句话:
“这次,就换我等你吧。”
这一刻,女人泪如雨下。
男人适时的调整了姿势,能让女人把脸埋进自己的胸膛,不过半晌,胸口的衬衫已经湿透,顾青青仍在抽泣,李泽言什么也没说,只是不断用大手安抚着她,揽在她腰间的手也紧了紧。
“李泽言,我讨厌死你了。”
女人带着哭腔说的话,听起来反而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嗯,我最讨厌”
“你又凶又不解风情,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傻子”
“嗯,我傻”
“那请问这位又温柔又优雅的顾小姐,”男人笑了笑,继续到:
“你还愿意重新接受这个又傻又笨,世界上最讨厌的李先生吗?”
顾青青抬起头,破涕为笑:
“我愿意。”

————————————————

恭喜老李抱得美人归!!!!!
我终于可以写日常啦!!!!!
妈呀写得累死我了真的
求评论求小心心求涨粉
(๑°3°๑)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23

吃过晚餐之后,四人收拾了一下,就去了要留宿的旅店。顾青青洗过澡后,便和悠然有说有笑的一起从浴室出来,准备回屋休息,毕竟今天折腾了一天,早些不觉有它,到了晚间,疲惫感便一股劲的涌出来了。
“顾青青,你跟我来。”
突然,李泽言出现在两人面前,不由分说的拉着顾青青就要走。女人回头歉意地对悠然笑了笑,并示意她不用担心自己,让她先回去。悠然见顾青青似乎并不惊慌,也就不再担心,点了点头回房去了。
“行了李泽言,松手。”
男人一道紧紧抓着她的手腕,似乎遇上了什么着急事,一向懂得分寸的男人竟如此不知轻重,手腕正隐隐作痛,这让顾青青不免有些诧异:
“你想说什么?”
李泽言这才松开了手,见女人皱着眉,轻轻揉着自己的手腕,他才明白是自己唐突了。但想起今天一整天女人对周棋洛满满的笑意和对自己愈发冷漠的表现,怒意更盛:
“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
“谁?什么怎么回事?”
顾青青像是十分疑惑,微微偏了偏头,稍加思索过后似乎明白了男人的话眯了眯眸子:
“你说洛洛吗?我俩什么关系...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你跟他什么时候走的那么近的?”
“我什么时候交的朋友,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女人并不懂李泽言在发哪门子脾气,语气愈发生硬:
“你在生什么气?”
“我生什么气?我怎么可能生气?我哪敢生你的气!”
李泽言眉头紧蹙,狭长的眸子紧紧盯着顾青青,像是气急了,却仍保持着原来人前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总是不接受我了,你喜欢他吧?心里想着一个,身边吊着一个,你顾青青还真是厉害啊。”
听到这里要是再不明白男人在说些什么,她就怕是真的傻了。男人以为自己对周棋洛有意,醋意上来了,所以跑到拉着她这里来理论?他凭什么!
“我厉害?李总,你可比我厉害多了!”顾青青冷冷瞥了男人一眼,脸上虽仍带着笑,但这笑容怎么看都有几分僵硬:
“李泽言,你扪心自问,我顾青青什么时候求着你呆在我身边了?你从前就是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如何就如何,以前我喜欢你,我迁就你,我怕的就是你不要我,”说到这里,顾青青似乎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激动过了,深深呼出一口气,再道:
“可是你已经不要我了,却还要我像从前一样跟在你身侧,当你枕边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人吗!李泽言,你未免太有自信。”
“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做可有可无的人了?”
男人一双眸子里布满了红血丝,额头上有青筋隐隐显露,明显是气的不轻。他从前的确是这段感情里付出较少的一方,顾青青还在上学的时候,也会抽时间亲自负责他的三餐,知道他忙,小姑娘从不主动要求什么,即使是自己的生日,也只是默默做好饭菜,送到他跟前,剩下的皆是缄口不言,就连当初他提分手的时候,顾青青也看出他的为难,并未作纠缠,只是一味退让。
但他多希望有朝一日,他的小姑娘能肆无忌惮在他的面前撒娇,就算是无理取闹,他也甘之如饴。他付出的的确没有顾青青多,可是这不代表他与她之间只是单相思,他也一直是爱着她的。
“李泽言,我本想给你一个机会,给我...给我们一个机会,”顾青青本是低下了头,似乎不愿意对上男人的目光,说到这里,却抬起头,坦然的接受了男人有些诧异的眼神,努力扯出一个不在意的笑容:
“可我现在,连这个机会都不想给你了。”
说完,顾青青便转身离开了,她只着件薄薄的裙,也不向屋里走,看那方向,似乎是要离开这里,渐渐的,已看不清身影。至此,李泽言只站在原地,还在回忆刚刚女人离开时决绝的神情:
她又想躲着自己吗?
她又要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吗?
自己...真的又要失去他吗?
不可能!
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

小吵怡情,大吵...有助于推动剧情发展
希望大家不要觉得青青妹子太作
也不要觉得老李太作x
被新剧情虐的ummmm
不出意外下章老李就抱得美人归啦
求评论求小心心♡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22

“阿青炭烧成这样可以吗?”
“可以啦,洛洛真棒!把那边的烤网放上去就行!”
“李泽言鸡肉这样串行嘛?”
“鸡肉得和葱段一起串,白痴。”
“李泽言你别闲着,帮我把杏鲍菇递过来。”
“好。”
男人翻脸速度之快让悠然不禁翻了个白眼,刚刚还对自己凶巴巴的,转眼就对人家言听计从,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这么大!女孩越想越气,等顾青青注意到悠然的时候,看见的是女孩鼓着脸颊怒视李泽言的样子,但介于悠然实在是生的可爱,明明想表达自己的愤怒,却愣生生让人读出几分小女人撒娇的意味。顾青青眼神暗了暗,便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待到一切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悠然与周棋洛两个小吃货就被李泽言打发去一边玩了,一开始周棋洛是很想留在顾青青身边围观烤串过程,却被李泽言一句“你留下干嘛,添乱吗?”怼得哑口无言,也就三步一回头,不舍的去找悠然了。
“我来烤就是了,你先去歇一会儿吧。”
李泽言一边接过顾青青手里的食材,放在烤架上,一边对顾青青柔声到。
“不用,我炒个面就是了,等差不多了再叫他们回来。”
语罢,顾青青就开始着手准备炒面了。先烧上一锅水,切些蒜片跟葱花,一起丢到油锅里爆香,鱿鱼脚与蛤蜊下锅,面条煮到半熟,沥水,下锅。点上些生抽酱油,再加少许盐和糖,用力翻炒,出锅前不忘撒上一把小米辣,装盘,算是完成。
再看李泽言那边,腌渍过的鸡腿肉烤得两面焦黄,连借味的葱段都染上焦色;豆腐串早已刷上了酸甜的酱汁,刷着蜂蜜烤的面包亦是两面金黄,点缀着些许炒香的白芝麻,令人垂涎欲滴。埋在木炭里许久的土豆已经被拾了出来,散发出诱人的味道,似乎只需一点盐巴,那就是一道难得的美味餐点。
“你们两个回来吧!”
“好——”
夕阳渐渐低于海平面,似乎连波浪都染上了金红之色,有些闪烁之处如天上尚未显现之繁星,绚烂而夺目。美景之前,美食当面,不时有海风拂过,拂过脸颊。
“阿青这个面好好吃哦!还有那个肉!还有....唔QuQ”
“闭嘴,吃饭。”
“阿青你看李泽言欺负我!!!”
“李泽言,吃饭。”
“嗯,你多吃点,冰啤酒就别喝了,伤胃。”
“啧,洛洛你也别光吃肉,也尝尝青菜,悠然你多吃点吧。”
“好...”
周棋洛觉得,顾青青好像哪里与从前不太一样了,不是说相貌的变化,而是性子似乎变得开朗了许多。初见时女人是温柔的,无微不至的体贴,处处照顾的细心,很难让人对她生出恶意来,但眉宇之间的抑郁与愁苦是抹不掉的,倒是难以让人接近。与自己接触之后,似乎打开了心结,变得轻松了许多,却还是对谁都一副笑脸,几乎不会对谁不耐。
可为什么,自恃优雅的顾青青,遇见李泽言竟失了原来温和的模样,不如说甚至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
他曾在顾青青口中听说过她有个前男友,似乎待她不错,但一旦问及分手的原因,女人只摇摇头,避而不答。
看来...这李泽言与女人的前男友是脱不了干系了。
男孩想到这里不禁皱了皱眉,再次看向李泽言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猜疑。李泽言抬头便对上了男孩不善的眼神,不由得开始回忆自己与他是否有何过节,但想了想周棋洛之前与顾青青的亲昵之举,此时男孩的眼神竟被他瞧出了几分妒意。
男人将目光瞥向身旁的女人,一直安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似乎刻意地揽上了女人纤细的腰肢,凑到耳边轻声到:
“别掉下去。”
本平常的举动,却被某个醋了的男人搞得十分暧昧,顾青青丝毫不管男人的不满,拍掉了男人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不咸不淡的说:
“好好吃你的饭,不劳你费心。”
但女人明显拒绝的动作,似乎让李泽言感到困惑,随后了然的看了周棋洛一眼,只压下了胸中隐隐要发作的怒气。

————————————————————————————

老李又双吃醋啦!
我这篇文迟早变成美食文x
求评论呀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21

你知道的,女人跟女孩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就算是身材同样的玲珑有致,女人总比女孩多了一抹风情。
黑色显得顾青青肤色更加白皙,胸前的沟壑让人羞涩却又移不开眼,隐在轻纱与发间的皮肤更添几分诱惑,红唇轻启,引人遐想。
李泽言看到这样的顾青青时险些红了脸,气血上涌,若不是他自制力强了些,怕是要闹出笑话来了。
“阿青你真好看!”
你添什么乱!李泽言皱着眉头看向周棋洛,似乎在不满他对女人的赞美,或者说在不满他看向女人炽热的眼神。与男人不同的,顾青青冲着周棋洛微微一笑,目光柔和:
“你呀,就是嘴甜!但我觉得小悠然更可爱一些呢。”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李泽言,想着看看男人的反应。李泽言听女人所说,自然而然的看向了悠然。
女孩虽早已成年,但属于少女的活力与青涩还掩在眉眼之间,体态匀称,手指纤长,有些圆润的脸颊由于顾青青的赞美微微泛红,比起女人的风情万种,女孩的确是更加可爱。
“没、没那回事啦!顾小姐超好看的啊!”
“不,你今天很好。”
李泽言低沉的嗓音响起,语气没有什么不对,似乎是很诚恳的赞美。顾青青见状眯起了双眸道:
“是啊,这件泳衣真的很适合你,真的是很可爱,”说着,顾青青拉起了悠然的手,冲着她尽量散发出温和的气场:
“我先帮你把防晒涂上吧?皮肤这么白,晒黑了就不好了。”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的拉着女孩离开了。周棋洛看着二女之间的互动,也不知什么时候她们的关系如此密切,转而向李泽言说到:
“她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不知道。”
李泽言反复思考女人有些反常的举动,估计这是吃醋了,心情由阴转晴,但想想女人大概一阵子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了,便觉得心烦意乱,也不好好回答周棋洛的问题,就迈着长腿走开了,徒留周棋洛一个人一脸茫然,不过男孩聪明的很,猜着李泽言与顾青青和悠然三人之间怕是有着什么不好的回忆,自己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阿青阿薯你们等等我!店长你也是!”
等到众人都下了水,已经是下午了。沙滩的热度降了下来,有些温热,坐在上面刚刚好。
“青青你下来一起玩啊!”
悠然坐在游泳圈上,一副惬意的样子,光是看上去就能体会到一种幸福感。两女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你知道的,女人的友谊,完全可以从互相的安利开始,所以现在悠然与顾青青相处,没了刚开始的一丝丝尴尬,反而愈发随意。
“不了,我就不下水了,让洛洛他们陪着你吧!”
顾青青笑着回答到,倒不是她有意拒绝悠然,也不是她不会水,但是由于以前的事情,她对大海总是恐惧的。
对,顾青青喜欢看夕阳藏进大海时的景色,却恐惧着海水的冰冷与深不可测。李泽言知道顾青青不肯下海的缘由,倒也没跟着劝,只是留下周棋洛去陪女孩玩耍,自己走上了岸,坐到顾青青身旁:
“你跟那丫头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
女人闻言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下,随即笑到:
“怎么?吃醋了?”
“嗯,”男人递了瓶水给她,顺带把瓶盖也拧开:
“喝点水吧。”
“谢谢,”顾青青倒也不推辞,只是神色有些抑郁:
“你就这么不愿意我靠近她吗?”
这句话仿佛在自言自语,声音微不可闻,李泽言并没有听清,但也不追问,只是静静地陪着她坐着,看远处那两人玩的欢快。
许久,待到天色有些暗了,顾青青才站起来,按了按有些僵硬的腰,李泽言见状将自己的手覆上她的腰身,替她揉着。女人只撇了一眼就放任他为她服务了,毕竟有劳动力也是好的:
“该吃饭了,我们得把炉子架起来,先叫他们上来,玩的太久该着凉了。”
“青青”
“嗯?”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什么?”
男人勾出一抹温柔的笑:
“像孩子他妈。

————————————————

甜不甜!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我爱你们
想要评论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20

注意:
本章涉及到与游戏不符的地方
私设洛洛知道老李是souvenir的店长哦
——————————————————————

“我想去海边。”
李泽言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了,特殊的提示音将他从浅眠中唤起,难得的没有暴躁,而是勾起一抹浅笑,毫不犹豫的回复:
“好,都听你的。”
可是当男人见到笑容灿烂的周棋洛和满眼期待的悠然时,他不禁后悔当初为什么答应的那么痛快,连细节都没问清楚。
“我只是说你跟我一起,可我又没说只有我们两个啊。”
顾青青似乎早就猜到了男人的不满,只浅浅的笑着,李泽言明明知道女人钻了空子,看着这张颇有几分俏皮的笑脸,竟让他如何都生不起气来。
“阿青,今天是要吃烧烤嘛!”
周棋洛看着顾青青拎着的食材,与李泽言车上载着的烤炉,顺理成章的猜到,今日是有口福了。顾青青向男孩点了点头,答到:
“你猜的没错,我们是要吃烧烤。”
男孩似乎看出了悠然的一丝丝尴尬,以为是他们之间并不认识,从而介绍到:
“阿薯我跟你讲哦,这位美丽的女士是我的朋友,叫做顾青青,这位是souvenir的店长李泽言,他们两位的料理都很出色哦!”
闻言,顾青青目光转向女孩那边,莞尔一笑:
“你说想带朋友一起,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一直跟我提到的‘薯片小姐’呀,说起来我跟悠然小姐还有过一面之缘呢。”
闻言,悠然也点了点头,似乎实在肯定顾青青所言不虚。男孩似乎有些疑惑,这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但见李泽言脸色愈发阴沉,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倒也没再细问。
“等等青青,你跟李泽言是怎么认识的?莫非你去过souvenir了?”
顾青青摇了摇头:
“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见自己又要消沉下去,连忙转移了话题:
“行了,先去换泳衣吧,等会儿下海玩一玩水,晚上我们再吃烧烤?”
“好——”
周棋洛与悠然两人异口同声到,不由得相视一笑。看这两人如此有默契,顾青青心里也是高兴的,嘴角笑意便更浓了几分。李泽言全程被晾在一边,心里自是不痛快的,却又无法发作,只得认命的带着周棋洛去换了衣服。
看着男人无奈的样子,顾青青似乎来了兴致,连带看悠然的目光都更加柔和了几分。
看来,这次旅行会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发生呢。

————————————————————————————

下章顾小姐泳衣show哈哈哈哈哈
我永远喜欢顾青青
求评论

李总的前女友

chapter19

“你是我的啊。”
顾青青闻言不禁红了脸,微微垂下眼帘,眼尾由于羞涩染上了些许红晕,抵着男人胸膛的手此时看上去竟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味。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廉价。”
“早晚的事。”
“嘿你还不要脸了是吧?”
顾青青狠狠掐上了男人腰侧的软肉,李泽言吃痛的松开了手,她便趁机退出了男人的怀抱,背对着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硬生生压下了涌上的柔情,盼望脸上的温度能稍稍散去些。但李泽言似乎不打算给她平复心情的时间:
“不要了”
“什么不要了?”
“不要脸,要你。”



心脏好像失控了一般,跳的格外的快:
“你酒是不是还没醒,今天怎么净说胡话。”
本是女人羞涩之余说的这么一句话,没想到男人竟听进了心里,连着脸色都沉了沉:
“你以为,我今天说的都是胡话?”
“我对你什么心思,你就一点都不知道吗?!”
李泽言不禁紧了紧拳头,有力的小臂上青筋暴起,似乎是真的动了气:
“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顾青青见他生了气,本想着哄一哄,却一下想起来,如今本就是自己在考验李泽言的诚意,哪有自己哄人的道理?想到这,面上也带了愠色:
“那是你瞎!李泽言,难道你以为我会一直迁就你吗?”
“你什么心思跟我有什么关系?就像我有什么心思不也是藏的好好的?忘不了怎么样,离不开怎么样,该忘还得忘,该活不还是得活?!”
顾青青越说越气,说到最后连眼眶都是红的,但就是死死的忍着,不肯落泪:
“需要我就宠着,碍事了就一脚踢开,后来发现离不开我了还想着像以前一样,哄哄我就能回来?作梦!”
因着罗嘉的事情,顾青青从早上起便滴水未进,加之情绪起伏一大,这一气,干脆眼前一黑,向前倒去。
“青青!”
男人手疾眼快,将女人揽在怀里,掏出随身备着的水果糖,剥了糖纸就塞进她嘴里。顾青青有着低血糖的毛病,这是男人最近才知道的,似乎是在法国的五年里不要命了似的工作落下的。想到这男人不禁摇了摇头:
这傻姑娘,照顾别人细心的不行,到自己这儿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见顾青青恢复了些力气,男人便松了手,蹙着眉担心到:
“你什么时候能照顾好自己?”
“不劳李总费心。”
顾青青面如金纸,纤细的身形此时似乎摇摇欲坠,说她能好好照顾自己实在是无法令人信服。男人知道她这是为刚才的事情感到不快,只好拉下脸来赔罪:
“刚刚是我的错,是我唐突了。”
“你先回家好好休息,好吗?”
看着男人带着怜惜与心痛意味的目光,顾青青叹了口气:
“等过几天,我腾两天出来出去散散心吧。”
“你跟着我。”
李泽言闻言有些欣喜,揉了揉女人的头,道:
“好。”

————————————

夭寿啦!好脾气的顾小姐跟人吵架啦!
但是出游度假促进感情嘛
下章郊游去!
求评论呀(*/∇\*)